班里的“泼水节”

时间:2019-05-21

  今天中午我的同桌拿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喷水壶。那水壶里的的二分之一都是水。

  要是安分点的还好,偏偏是个不安分的家伙。

  他拿那个水壶,往一张纸上喷满了水,粘在一起。结果不小心,喷了我一脸的水珠。

  我气得简直要抓狂。用长长的校服袖子抹干了水渍后,我看见,隔了一排座位的一对男生同桌正看着我这儿的热闹。

  这下子,再气也不能还手了。总不能让别人看笑话吧。

  可同桌好像惹恼了一个女生还不够似的,也或许是因为被前面男生看了笑话——同时也听到我对他的叫骂,举起那个惹了祸的水壶,对准斜前方的男生,摆出要喷过去的架势。或许是一不留心,或许是刻意的,一注水射了过去。

  这注水说多不多,说少不少,但绝对比之前喷我身上的多。

  对方男生可不好惹,他大步走过来,一把抢下水壶,举得高高的,作势要喷下去。

  我一见情况不妙,急忙抱上书就逃。抽屉里的书不可能被喷到水的,没事;书包里的书有书包保护,没事;惟有桌面上的书,即使水不是直射书上,水星子也是会溅到它上面的。

  看惯了各种事情,我的预测总有百分之五十是对的。这次自然一样。

  才逃出一米,那儿的“战争”就爆发了。那个男生对着我同桌射过去的不再是一小注水,而是干脆直接把水挤在他头上。一瞬间,我的桌子附近尽是水星子。

  这一场景逗得我开怀大笑——不过声音是严格控制在鸟儿与蚊子的叫声大小之间。

  我回到座位上,用长袖子擦干净桌子,随手把书扔桌子上,就笑得喘不过气来了。

  这就是个自作自受的典范啊。

  而且,男生挤过去的水十分的多,同桌头上的水滴了半天还没滴干,湿嗒嗒的。我还不用报复他,他自己就已经受到了别人的报复,而我也无须再去报复了——我相信他已经受够了。